中银国际或推铁矿石掉期 为中国钢厂
2012-01-13

11月17日,路透社援引两位知情人士的话称,“中国银行计划在明年推出铁矿石掉期业务,帮助中国钢铁企业防范国际铁矿石价格剧烈波动带来的风险。”

知情人士称,该业务由中国银行下属海外投资公司——中银国际操作,“其既允许交易双方按实物交割,也允许双方只进行货币清算,服务对象是国内钢铁企业和铁矿石生产商及进口商。同时,一些有实力的金融机构也可能参与掉期交易”。

“中银国际搭建了一个平台,即提供了中国钢厂和贸易企业到国际市场进行铁矿石期货交易的渠道。”昨日,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分析师赫荣亮对记者说,“这不是一种新的交易方式,因为,国内部分钢厂先前已有所涉猎。值得注意的恰恰在于,交易风险实际上仍由中国钢厂来承担,并不涉及中银国际和交易所本身。”
大趋势难免

对于中国钢厂来说,属于金融衍生品的铁矿石掉价期货不是一个陌生概念。早在2007年,数家国际投行就推出了场外交易市场(OTC)的铁矿石掉期,交易以一年掉期合同为准,每月进行现金结算,合同基准是澳大利亚到中国的到岸铁矿石价格(CFR)。也有说法称,德意志银行推出了第一个以金融结算的铁矿石掉期合约(基准是普氏能源的铁矿石指数)。

“一直以来,中国部分较‘前卫’的钢厂就通过投行参加场外交易。”兰格钢铁网分析师张琳介绍,“这算是跟上了大形势,但问题是,通过投行来操作的场外交易在监管、法律上并没有想象中严格。这客观上为中国钢企的交易‘埋’下了不利因素。”

实际上,五矿商会早在2008年就曾下发通知预警,铁矿石掉期交易采用的是相对分散的场外交易模式,与场内集中交易有较大区别,“一方面,场外交易的市场信息公开程度较小,市场参与者更难评估其交易对手的信用风险;另一方面,场内交易是由交易所来保障双方履约的,而场外交易没有这种制度保障,因此,参与场外交易的投资者比参与场内交易的投资者承担了更大的信用风险”。

“不过,随着铁矿石季度合约和指数化定价方式的出现,中国钢厂也在逐步改变对掉期交易的态度,并开始积极适应金融化的趋势。”“我的钢铁”网首席分析师贾良群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更重要的是,就目前的市场行情,即使你不参与掉期交易,掉期交易也会找你。因为,规模越来越大的掉期交易在一定程度上会加剧现货市场的震荡。”

数据显示,在全球大宗商品的交易中,全球铁矿石的贸易规模仅次于石油贸易。在分析人士看来,“铁矿石掉期交易潜在的市场规模异常庞大。”

事实上,铁矿石掉期或期货交易方式也正在全球范围内“铺开”。去年6月底,日本三井商社与瑞士信贷签订了日本首个铁矿石掉期交易;今年1月29日,印度商品交易所(ICEX)和印度多种商品交易所(MCX)联合推出了以矿石指数TSI为结算价格的矿石期货(IOF)。

先期的护航

在赫荣亮看来,本次中银国际推出铁矿石掉期就是“看中了铁矿石的金融化大趋势,即中国企业未来铁矿石掉期市场的交易份额”。

市场人士认为,更重要的是,中国钢厂某种意义上得到了金融层面的先期“保驾护航”,且至少在交易前保证掉期交易的安全。

据报道,中银国际即将在明年第一季度成为伦敦金属交易所(LME)的一级清算会员,这意味着,中国钢厂不用再通过投行代理的形式进行掉期交易。另外,中银国际还将成为洲际交易所(ICE)的清算会员,而这家交易所是较早展开铁矿石掉期业务的交易所之一。

据了解,中银国际的这项业务将允许中国钢铁企业以约定的价格和约定的时间购买一定数量的铁矿石,也允许铁矿石供应商按照事先约定的价格和时间卖出铁矿石。

在普氏能源资讯亚洲商务拓展高级总监华大威看来,铁矿石掉期的出现往往是市场走向成熟的标志,“中国铁矿石市场现在就走在成熟的路上”。

值得注意的是,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推出铁矿石掉期交易非常有必要,同时,中国银行推出铁矿石掉期业务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中国对国际铁矿石市场的干预能力。”

“中国钢厂是铁矿石的最主要消费者,缺少了中国钢厂,全球的掉期交易就无所谓繁荣。即使有投行机构占主要部分参与,交易量也难有大幅上升。”对于上述观点,赫荣亮表示赞同。

提升话语权?

那么,中国钢厂真的能借助金融手段——铁矿石掉期提高对市场的干预能力,乃至提高铁矿石领域的话语权?

现在张琳担心的是,不管是横向比还是纵向比,中国钢厂在铁矿石掉期市场的交易时间并不长,经验尚不足,更没有左右价格的能力。

“在铁矿石掉期市场,他们的对手实际上还是国际投行。”市场人士认为,“一方面,商品交易所在推出铁矿石掉期的时候,往往需要咨询经验丰富的国际投行,这等于将掉期的交易规则拱手让给国际投行;另一方面,国际投行们本身也在参与铁矿石掉期,他们有足够的能力左右铁矿石掉期的走势。再者,在现货市场中,国际投行既参股了很多矿山的投资,还深度介入了海运费的炒作,很难与中国钢厂形成共振。”

赫荣亮也认为,尽管交易前能得到保障,但在交易过程中,需要的还是中国钢厂自己的能力。“惟一可以肯定的是,中银国际不会亏损,因为,交易量越大,中介费或保证金也会更多。”赫荣亮称,但中国钢厂需要对未来矿价的走势作出最专业的判断,否则就将重蹈前车之鉴。

2008年,随着国际油价的超速上涨,三大国有航空公司——国航、东航和南航在套期保值上损失非常惨重,一时成为负面的典型,这也迫使国务院国资委在随后下发了《加强国企金融衍生品投资的制度建设》等多份文件。

“包括掉期交易在内的铁矿石金融化不是猛虎,与其躲避,不如更积极地参与其中。”贾良群认为,“尽管掉期的出现会加剧现货市场的动荡,但最终,铁矿石市场的走向还是由最基本的市场供需面来决定的,现货市场的下跌不可能不影响到掉期市场。”

对于掉期交易,兰格钢铁网也曾建议,首先,中国钢厂应该抓紧研究铁矿石的期货产品,至少促成铁矿石远期的场内交易,或完善OTC场外市场的清算服务;其次,钢厂须学会运用金融工具保护企业的财务报表,并学会赚取稳定的收益,比如,围绕整个产业链做文章,确保加工利润、保值利润更加稳定;再次,尽快介入铁矿石掉期市场;最后,钢厂应加快培养金融化的专业人才。    

名词解释

掉期交易作为一种金融工具,与期权、期货和远期同为金融衍生品。掉期交易是指交易双方约定在未来某一时期相互交换某种资产的交易形式。铁矿石掉期交易的积极意义在于,它能够让交易参与者对冲铁矿石现货市场上的风险。目前全球已有4家交易所推出铁矿石掉期交易服务,即美国芝加哥商业交易所、新加坡交易所、伦敦清算所和美国洲际交易所。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6 广西海志国际物流有限公司 2016 Seawill Logistics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桂IPC备05007981